WatchStor.com — 领先的中文存储网络媒体 | 51CTO旗下网站

评测导购 > 磁带 > 正文
磁带库:从城堡到公园
作者: 佚名 2006-01-15 15:45 【】

云雾散尽十年间

在这两年,一类用户在香港的小型磁带库市场上占据了不小的份额,这个群体在印象中似乎偏向于“IT冷漠”,所以你会很意外,他们是谁呢?是写小说的,是作家。

磁带技术是IT的一个奇迹,最早作为大型机的主要外部存储设备,在IT蜗居于科研、军工等特定领域的时候,几乎成为“存储”的代名词,而在磁盘技术飞速成长的时代,IT也走下神坛,磁带技术一度面临生存的威胁。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新的磁带介质技术和自动化磁带库的兴起,使得磁带技术在IT领域的应用开启了一个新的历史篇章,二十多年过去了,磁带在IT领域是否会消亡的疑问一直萦绕在业者耳边,但我们在2003年所看到却是一副与IT共繁荣也共烦恼的景象:进入国内的磁带库厂商越来越多,做磁带库的代理商越来越多,他们所头疼的问题和其他领域一样,那就是价格战。有什么东西是人们一直认为将会消亡,但却总以你事后才明白的方式继续活下去,还活得很滋润的呢?这当然是一个奇迹。

就象是高居山颠的中世纪城堡,随着时代变迁,当作家也能在其中找到价值的时候,城堡就成了喧嚣的主题公园,作为磁带技术的代表应用,磁带库虽是磁带技术新时代的产品,但它的发展正象是磁带技术应用这几十年历史的缩影,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云雾散尽十年间

国内在磁带库领域要能有十年经历的公司可说是凤毛麟角,同有飞骥存储产品事业部总经理郭威在谈起同有在1996年就开始做磁带库时,就已经有了一股缅怀的悠然味道。实际上,根据朗登科技副总裁颜军的说法,现在磁带库作得好的公司,都是在1999年之前起来的。

作为磁带库巨头STK在国内最早的总代之一,精诠整个企业和STK的代理关系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从最早大型主机上的打印机、磁盘系统到1987年推出的自动磁带库,STK完成了角色的转换,IT领域又多了一个王者。在2000年,自动化磁带系统(包括磁带自动加载机和磁带库)销售额的前3位是STK、IBM和ADIC,其中STK的份额几乎是第二位的两倍,第三位的3.5倍。精诠存储产品事业部副总经理林孝佑记得很清楚,1995年,精诠成为STK在国内的第二家总代,第一家总代今日已经不知所终,这家总代专注于石油行业,而精诠则强于电信、政府等行业。1997年朗登成为STK总代,1999年赞华成为STK总代,在中高端带库上,STK是一条主线,拴着这几家,吞下了中高端带库的半壁江山。

林孝佑对STK有很深的感情,不仅是相处这么久的原因,他介绍说,在90年代,IBM做磁带库更早,但几乎都是自己做,跟他们这个圈子牵扯不深。STK在当时专注于中大型带库,象初期的FILO,一个库就能装6000盘磁带,通过串接可以达到50000盘,这种级别的大带库在国内石油、电信行业都有应用,精诠最近在给胜利油田、广州建设银行等单位上项目的时候,就汰换掉了好几套这样的系统。

STK稍后开始向中端带库发展,推出了L700和经典的L180,这类产品卖得最多,林孝佑估计光精诠这边就有上百套卖到了电信和政府行业。再往后 L80、L20的推出使STK又覆盖到了低端市场,现在STK还在做磁带机和自动加载机,形成了完整的产品线。对于STK,林孝佑最为推崇的是其产品的质量和性能,他说:“STK的磁带机上带和下带是最快的。还有,带库机械手臂的质量最好,我们卖了几百套,还几乎没出过什么问题。”

除了产品的因素,STK在95年开始,对国内渠道的注重是其成为国内带库领头羊的重要原因,可以很明显地看出,“STK系”的存储SI仍然是目前国内存储领域的顶梁柱。林孝佑就直言做STK确实赚到了钱,并且在产品之外,维护服务上也尝到了很多甜头。在2000年之后,STK的总代队伍逐渐壮大,渠道之间的竞争逐渐加剧,新厂商也逐渐进入国内,使得在产品上的利润越来越薄,而大型带库市场的增长又变缓,这些变化使得精诠开始寻找新的机会。

2000年左右,精诠开始代理OVERLAND,OVERLAND最早为IBM OEM磁带机,后来推出了10盘、15盘的小带库,联通193全国30个省都在用它的带库,在电力和财税领域应用比较多。今年11月,精诠签下了OVERLAND在国内的独家总代,在强调方案能力的现在,林孝佑认为OVERLAND在扩展性的优势可以更有效地融入到精诠的方案能力体系中。

在林孝佑看来,尽管更早还有类似AMEREX等一枝独秀的厂商,九十年代中后期也是Exabyte、昆腾ATL等的强盛时期,但STK始终是国内磁带库发展的核心参照系。

朗登科技副总裁颜军对这段时期的回忆有另一种角度,尽管三句不离STK,但是他印象更深的是两个时间:1999年和2001年。 “1999年跟1998年相比,磁带库市场增长在100%以上,原因是千年虫问题”,他这样说。在这之前,从1997年开始,一些开放系统的磁带库厂商就纷纷进入中国,颜军评价说STK至今仍是巨头,成长比较稳定,当时还有Exabyte,一个是昆腾ATL,这三家是九十年代末磁带库三驾马车,而在目前如日中天的ADIC刚刚兴起。到如今,Exabyte已经消失了,ADIC与STK比肩,这就是变化。

朗登在97年开始做磁带库,也是STK的总代,98年曾做过国家气象局的大型带库,在这之后中小型带库市场发展很快,20/40/80盘的入门带库成为主流,朗登也开始一直关注着这个趋势。

颜军和林孝佑的看法不尽一致,他认为国内磁带库市场发展的重要推动者是系统供应商,包括IBM、HP。在九十年代中后期,磁带介质技术占主流的是DLT和STK的9840,前者价格低一些,但性能也低,后者性能高,价格也昂贵,这使得主机厂商推出了中档,性价比高的产品,比如IBM的LTO,对磁带库市场的上规模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1999年的千年虫,使得备份容灾成为一种紧迫的需求,在这一年里,几乎所有行业用户都要建立起磁带备份系统。用颜军的话说是"硬指标",这使得国内市场空前繁荣,磁带库的应用也从原本几乎局限石油、科研、电信等行业走了出来。

2001年又是一个高峰,颜军认为在那一年,用户开始注重数据应用的整体策略,对IT规划有了5年甚至10年的长期规划,新组建的业务系统都设置了高起点,这使得在新技术下能力得到进一步增强的磁带库有了宽敞的用武之地。

同有飞骥走的存储之路跟“STK系”虽然不一样,但从1996年开始就在接触磁带库,也经历了这个小圈子里的风风雨雨。存储产品事业部总经理郭威介绍说,同有最早接触的是HP的磁带机、自动加载机和小型磁带库,在当时的市场上,HP占绝对优势。大带库同有当时也做过,包括STK的产品,但同有的重点是在中小型数据备份业务上。

在中小型备份市场,产品本身流通的高利润很快就丧失了,尽管做高端的公司一年只做十套八套大带库,而同有的销售以一年数百套计,但是利润开始下滑,加上在渠道方面竞争加剧的原因,同有在磁带方面转向了Seagate的小型带库。

到1999年,同有签下了VERITAS的总代,产品线上软件得到了增强,而在磁盘系统上,同有也已经形成自己的一套体系,郭威说当时感觉体系比较健全了,而在产品线上,离线系统的能力还不配套,需要在带库方面做补足。这是同有在2000年签下ADIC总代的战略背景。

对于ADIC,郭威认为这是一个成长非常迅速的供应商,在技术方面ADIC有其很独特的优势,从自动加载机到可以串接到10万盘规模的巨型带库,ADIC在高低端的覆盖比较完善,能够帮助同有在离线系统上快速形成方案能力。

对于在磁盘系统上已经拥有供应商身份的同有来说,在磁带库方面再前进一步是很自然的事情,郭威介绍说,同有在2002年年底与美国一家磁带库厂商达成了OEM合作协议,推出了自有品牌的小型带库。

国内磁带库的发展,在不同的人看来有不同的轨迹,但是就总体而言,STK在高端向下覆盖,同时带动渠道的扩充是一条脉络;HP等主机厂商从磁带机、小型磁带库等低端对应用层面的推动,同时带动相关渠道向中高端应用走是一条脉络,颜军就提到,自1999年之后,原本应用磁带机的用户大多在向小型带库甚至中型带库迁移,这是在2001年后中端市场增长的一个重要部分;而类似ADIC这样的供应商的兴起,向高低端拓展,同时引发传统磁带库渠道发生变化的过程又是一条脉络,这几条脉络之下,又有应用面的扩展和磁带介质及周边相关技术的发展相互作用,整个走势就象是不同方向的力量推动空气形成强劲气流,将神秘不可知的磁带库领域周围的云雾吹散,使得它的面目越来越清晰。

两个屁股决定一个脑袋

即使同在存储渠道,做磁带库的和别人的差别仍然很大,更何况他们本身就还有区别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从供应商角度来看,目前磁带库渠道主要分为以STK总代为主体的中高端带库渠道群,以ADIC、ATL等专业厂商的总代为核心的中端渠道群,以及以HP等主机厂商的磁带渠道体系为核心的中低端渠道群,IBM和HP等厂商在高端领域基本是直销方式。

对于存储渠道的运作,林孝佑、颜军、郭威的看法很一致:存储渠道,流通的是技术和服务而并非产品,物流性渠道强调的是周转速度,不管是资金还是产品的周转,速度就是物流渠道的屁股,因此决定了物流渠道的脑袋该如何去看问题。而在磁带库渠道上,客户应用特性是一个关键点,产品的特性是另一个关键点,这成为磁带库渠道的两个屁股,这两个屁股都指向一个脑袋:以技术为中心的服务。

首先是产品特性,有业内人士提出一组数据:磁带库每年的维护成本是采购成本的10%到15%,该人士还提到,磁带驱动器读写数据时,在计算机处理器的脉冲指令模式下,会以一种“骤停骤启”的方式运动,这使得驱动器构造精密的机件产生极大磨损,磁带库返修率高达20%的情况,也与此直接有关。

磁带库返修率是否高到20%,这值得商榷,但是磁带库需要在产品维护特别重视,与其他产品相比,确实是一大特点。林孝佑谈到了在代理STK磁带库的业务中,维护服务占利润的20%,是在1999年之前获利的一个重要业务模式,这是一个佐证。颜军更直接谈到一个案例:一家企业购进一套磁带库,仅仅过了一年,磁带库全部报废,关键原因是维护人员替换频繁,没有将维护的知识完整地传承下来。而当谈到有用户在招标时要求磁带库要能保证百万小时无故障,他觉得这种要求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谁也办不到,“我们希望的就是一年之内不出问题”,他很直率地说。

就因为磁带库产品这种特有的维护需求,使得磁带库渠道必须要将产品的维护服务作为产品来做传递,因此在前几年,磁带库的维护服务成为一个关键的利润来源,而与此对应的,自然是需要代理作好相应的技术和人员的投入和储备。

这方面现在有开始变化的趋势,除了技术的发展之外,与供应商之间的利益调整也有关,供应商也逐渐注意到这个问题,并着手加以调整,STK在前些日子刚成立了服务公司,开始管起STK产品的服务来,“和以前的区别是,现在得让他们签单,然后发包给我们来做”,林孝佑这样说,当然,这之前需要做的是要通过STK的服务认证,拿到STK的服务授权。

其次是方案的服务问题,颜军说存储SI是系统最后一班岗,却要解决之前所有问题,因为存储与用户的应用直接相关。在这方面,专业存储SI和一般SI以及供应商差别就很大。他举例说在2001年,四川有一个项目,系统厂商销售的是一套系统,在方案里有朗登的软件,厂商把磁带库运到现场后,工程师就对用户和朗登的工程师说:“好,你们可以工作了”,朗登的工程师很奇怪,问他为什么连接的工作都不做?对方回答说他们只管把东西拿过来,其他的事情不好做也不知道怎么做。

林孝佑说精诠正在做的一个单就是OVERLAND的带库,HDS的盘阵,加博科的交换机,没有哪个厂商能保证这个系统没问题,只有存储SI来做。

郭威还总结说,几乎所有做磁带库的,都身兼存储管理软件的代理身份,最广泛的是VERITAS,精诠、朗登、同有都是VERITAS的总代,另外如CA、Legato等软件也有应用,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原因很简单,磁带库是海量数据备份和归档,没有管理手段是不可想象的,因此他们都必须具备在不同环境下,将存储管理软件安装、连接以及调整到位的丰富经验。

产品的特征和应用的特性,这两点决定了做磁带库的,脑子里每天转的就是服务的问题,与之相关的问题就是工程师团队的建设和维护,这是他们最宝贵的财富,他们想的是让这些资本尽可能地呆得长久一些,而不象流通性渠道,希望的是东西或者钱,在自己手上呆的时间越短越好。

虽然有此差别,但是IT门槛日日下降是不争的事实,颜军很感慨地说:“很多人也在想做存储,做磁带库,所以从1999年开始,每年都有很多人挤进来,又有很多人掉出去”,他自信地笑笑:“结果还是我们这些专业的一直稳稳呆着”。

这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由于越来越多供应商进入中国,大家都看好存储领域,都在产品线上做延展,磁带库的产品比以前不知道丰富了多少倍,由此产生的竞争是必然的,包括价格战在内的各种情况都已经出现了,这迫使象精诠、朗登、同有这样的专业存储SI在按自己的理解,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

看磁带库未来

记得磁带库和作家吧,这是精诠林孝佑说的,在香港,大部分作家都习惯手写,然后扫描到计算机里,用硬盘来存储这些“真迹”,既昂贵,可靠性也不高,小型磁带库正好符合他们的需求。

实际上,磁带库的未来并不取决于技术如何发展,而是在存储应用中,会始终给磁带库这样的角色留下一个位置。郭威就认为,存储应用始终是一个二级体系,也就是离线和在线,这之间的归档和快速查询是近线,在容灾、归档和备份几个应用中,只要与网络相连,与系统相关,都缺乏最终的保障,所以离线备份始终是有需求的,相比而言,磁带在一个较长的时期仍能保持对磁盘的成本优势,所以即使是拥有全面存储解决方案和产品线的STK,其重心仍在磁带系统上。而对于目前磁盘所取得的眼花缭乱的技术,颜军也认为,离线的备份和近线的归档可以作为两个系统存在,容灾不能解决问题,作为备份的主体,磁带技术还会继续存在,现在出现的新技术,都是提供快速检索使用的,并没有危及到磁带技术所真正占据的应用地位。

磁带技术以及磁带库在未来仍有充足的发展空间,这点是大家的共识,差别只是各自所侧重的角度不一样。

林孝佑更注重商业模式,他认为,目前数据增长相当快,但管理人员却没有增加,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空间,就是存储的服务,它的增长是最快的。在制造业上表现得尤其明显,因为他们需要保证生产的持续,IT系统就要好高的可用性。

他认为存储服务市场很大,而这个工作象东软、亚信、华胜这样的公司并不一定能去做,而是要很了解数据,很了解用户的专业存储公司去做。

朗登的颜军对技术走向更为关心,他特别看中iSCSI、虚拟带库等几个技术特点,特别是后者,他认为对磁带库的影响会相当重大。实际上,虚拟带库的概念,IBM和STK在十年前就提出了,到现在也早有了成熟产品,但是他们的虚拟带库基于专有系统,无法在开放体系下推广。而他所看中的虚拟带库是与平台无关性的虚拟带库,目前也有了多种软件实现的方式,在硬件级别上也有了相应的产品出现。虚拟带库的意义就在于,消除了企业备份窗口的等待时间,作到磁带方式备份的透明化,大大提高了可靠性,硬件级别的虚拟带库还会改变磁带机的读写方式,使磁带库需要在维护上做巨大投入的状况得到明显改观。

在具体产业走向上,林孝佑认为大型带库的增长会趋于缓慢甚至衰减,而中小型带库的需求增长会更快一些,作家也用上了磁带库这一现象就是很明确的信号,也正如一些预测报告所指出的那样,磁带库的应用还会继续被发掘,在未来,会有很多我们想不到的应用可以用上磁带库。

眼光从未来拉回到现在,再看一个预测,林孝佑说:“做这行的肯定会越来越多,在价格上做文章的情况也肯定会持续下去,这很惨,我认为这种情况会持续到2005年”。

恐怕正是如此,他们才会去深挖服务,去抓新技术,城堡固然难以亲近,但公园的喧嚣却未必让人舒爽.

本文首发于《计算机产品与流通》,文章版权和复制权属于《计算机产品与流通》


标签:磁带 VTL 

了不起的IT经理
LecVideo
论坛与活动